猪猪侠

今天的楚子航依旧想揍恺撒

OOC依旧,恺楚ABO,主恺楚,短小,幼儿园文笔,见谅。
楚子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。抬起头,就看见了那张自己一点儿也不想看见的脸。昨晚发生的事情楚子航刚想提,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好。只好默不作声,反手就是一拳打到恺撒的肚子上。
恺撒难得脾气好,也没计较什么,把楚子航抱到卫生间,还贴心地关上门,说了句“我先去做饭。”便离开了。楚子航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洗漱完之后,站在镜子前思考人生,他从小时候在意大利见到恺撒的时候开始想起,一直想到刚才恺撒对他说话。我到底造了什么孽。楚子航心想。思考完人生,楚子航走出了卫生间,走到餐厅。楚子航屁股才沾到凳子边,恺撒就开口说到“子航,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一个?”“一个也不想听。”“那我先说好消息吧……”“闭嘴。”谁能想到恺撒竟然会屈服在楚子航到威严下。两个人就在尴尬的气氛中吃完了饭。恺撒到也是自觉,去洗了碗。楚子航在一旁收拾餐桌,两人谁都不说话,却默契得很。“我先说好消息吧。”恺撒开口道。楚子航这次倒也没有吱声,任恺撒说了下去。“好消息是你可以连续七天都不用去上课。”楚子航撇撇嘴,不用说也猜到了坏消息是什么。“坏消息大概是我们上论坛了吧。”这次换做了楚子航先说。“对,已经在想办法让热度下去了。”楚子航现在一秒钟都不想和恺撒呆在一起,起身就要走。“你干嘛去!”“回学校。”“一个发情期Omega去学校不安全。”“和你呆在一起更不安全。”
然后,楚子航就被恺撒一把抱住,硬是给拉了回来,楚子航只好到房间,打开笔记本电脑,琢磨着黑入学校论坛删帖子。刚开始还算顺利,不一会儿,楚子航发现他删一个帖子就会多出来十个帖子,内容都大同小异。恺撒一开始还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,看到这时,皱了皱眉头。难道又是芬格尔?恺撒想。随即给芬格尔打了个电话,大概是让他们新闻部收敛一点,顺便洗白一下恺撒和楚子航的关系。芬格尔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,毕竟新闻部干这事儿早就习惯了。但是,芬格尔这个人吧,帮别人办事总得要小费,就让恺撒请自己吃一顿学校餐厅的晚间服务,恺撒二话没说便答应了。这边芬格尔吃完饭,召集新闻部的兄弟们专心帮恺撒和楚子航洗白。把那些帖子基本上都换成了“学生会会长为拉新生不辞辛苦车内长谈”“深扒恺撒和楚子航两人的血统及两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为0的种种原因”之类的。
楚子航这边也在一个劲儿地删帖,废了好大的劲,直到恺撒让楚子航不要删帖,叫楚子航仔细看看,两人都洗白了。恺撒还不要脸地向楚子航要奖励,在楚子航的脖子上印了颗草莓,楚子航再次怀着这人是傻子吧的心情,对恺撒说“你今天再碰我一次试试?”恺撒听了,只好收回了手。

好的

梦无尘:

哎找到这个了,记住了√

官静婴灵:

我觉得可行【意味深长的笑容】

最近被安利了:

我get 到了一個技能

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:

只写HE的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

一杯奶茶西米露:

记住了

四喜丸子:

陷入沉思 🤔

阿刺:

噫……
是这样吗??🙊🙊🙊

今天的楚子航依旧想揍恺撒
2
OOC注意,这是一发全的

今天的楚子航依旧想揍恺撒

1
OOC预警,ABO,恺A楚O。私设他们小时候就认识,主恺楚,幼儿园文笔,见谅。
今天是楚子航到卡塞尔的第一天。
楚子航刚洗完澡,赤裸着上身,头发被水沾湿显得凌乱,身上丝丝点点的水珠点缀般的粘在皮肤上,把楚子航衬的愈发性感。就在楚子航拿毛巾胡乱地擦头发的时候,宿舍的门打开了。
门外站着一个金发男人,望着楚子航这副模样,金发男人把口水咽了咽,咳了一声。“你来干嘛?”“找我亲爱的。”“没人是你亲爱的。”金发男人的小腹很快就被楚子航打了一拳,楚子航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,把对方推到门外,“砰!”的一声关上了门,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。楚子航“习惯了,呵呵。”
接着就听见了金发男人在门外的嚎着“开门,谋杀亲夫啦啊啊啊啊啊啊啊,亲爱的快点开门。”这一幕被路过的芬格尔拍到,发到守夜人论坛。标题名为“学生会主席夜访新生宿舍,疑似新恋情曝光”的帖子,并配有图片和视频,很快登顶成为了守夜人论坛的第一条热点。
然而,恺撒和楚子航还没有察觉有一大批的cp粉、女友粉正向新生宿舍涌来,打算采访两位当事人。恺撒依旧在楚子航的宿舍门口嚎着,突然间恺撒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一脚踹开楚子航宿舍的大门,抱起楚子航就跑,顺带一提,由于楚子航不知道恺撒发什么神经,顺手扯了条被子,把自己脸蒙住,防止被拍到正脸。“经常躲粉丝?”恺撒问道。“嗯,仕兰的粉丝很疯狂的。还有,放我下来!”楚子航说到。“不可能放你下来的。”说着恺撒在楚子航屁股上捏了一下,楚子航有些痛,但还是忍住了。
在两人不知道的情况下,守夜人论坛上一条名为“实扒恺撒新欢——被子精”的帖子悄无声息地压过上一条,成为头条。
恺撒感觉到自己怀里人的气味越来越不对,好像是发情期。没有了抑制剂,楚子航也越来越不安分,在恺撒的怀里哼了起来。“快点,到厕所。”“怎么,发情期都是我陪你过的,你现在害羞了。”“我是说,厕所有条密道,可以直接走到外面。”“哦。”说完,恺撒就带着楚子航直奔厕所。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生宿舍的厕所,然鹅气氛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。
在这个厕所里,芬格尔埋伏已久,就等着拍下动人心弦的一幕。在恺撒眼神的威胁下,芬格尔还是认了怂,下意识地嗅了嗅鼻子,打算出去,结果就嗅到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味道,他瞅了瞅恺撒怀里的人,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,昂首挺胸,走出了厕所。
芬格尔刚走出厕所,两人悄悄移开厕所舆洗盆下面的一块,跳下去之前还不忘把地板还原。两人顺着密道走了出去,这一路上,恺撒骚话不断,惹得楚子航多次想打人,却又因为发情期,说话断断续续,也使不上什么劲儿放弃了。
恺撒把楚子航放到车子的后排座位上,自己去了开车。车内狭小的空间让楚子航的信息素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恺撒的神经,这种情况下,无论哪一个Alpha都会忍受不住,恺撒释放出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让楚子航好过一些,但这并没有什么用。恺撒索性下车,走到后座上......